想起過會
【字號: 股票配资需要什么 新華網( 2020-06-10 12:00)  來源: 甘肅日報  作者: 劉志洲

  在隴東黃土高原上,在鄉下農村,有一種大家喜聞樂見的活動,叫做過會。鄉下人過的這種“會”,并不是廟會,而是商會,就是將附近的小商小販聚集在一起,比較集中地進行商品置換和流通。通過過會這種形式,不僅豐富了人們的娛樂活動,還促進了當地的經濟發展。

  過會前,鄉鎮政府都會在大紅紙上寫上公告,在街道、村口、交叉路口等四處張貼,看到的鄉親們便會一傳十、十傳百。過會的時間,有的地方相對固定,通常為“四月會”和“十月會”,一年搞兩次,很少間斷,會期幾天,或者十五天;也有的一年一次,臨時確定過會時間,只要鄉親們過會的愿望足夠強烈。但過會的時間,大多都選在春秋季節。春季農忙要開始,人們急需購買耕畜,修理壞舊犁鏵,添置新農具;秋季莊稼豐收,人們要及時出售收成,換了錢置辦其他生活必需品,還要對多余或不便使喚的牲畜進行倒換。有些牲畜脾性古怪,在這家飼養時,不好好吃草料,耕種打碾時費手費腳,但換到別的人家,肯吃上膘又聽使喚。

  過會的地方,一般就近選在鄉鎮政府所在地的街道。熱熱鬧鬧的街道上,大買賣搭個簡易棚子,小買賣擺個地攤,各色百貨應有盡有,琳瑯滿目。有賣糖油餅、涼皮、肉串等小吃的;有玩具槍打氣球的、套圈的;有賣老鼠藥和各種新鮮玩意的;有耍手藝的、玩雜耍的;有吹糖人的;還有馬戲團、歌舞團等特色表演……生意有大有小,種類齊全。除了本鄉鎮的人外,附近其他鄉鎮的人也趕來參加,甚至還有相鄰地界的陜西和寧夏人。剛吃過早飯,各個不同方向的鄉間道路上就人潮涌動,男女老少三五成群,大人帶著小孩,丈夫領著媳婦;有步行著去的,也有騎自行車去的;一些人要出售牲畜,牽著騾馬,趕著牛羊,一路上人的吆喝聲、牲畜的嘶叫聲,混雜著其他聲音,熙熙攘攘地朝著同一個方向涌去,最后在長長的街道上匯集成人山人海。一些比較孝順的兒女,還挑選個晴朗的好日子,在架子車上鋪好被褥,拉著老人一塊去過會。

  過會的魅力在于,不同年齡段的人都能從這里找到自己物質或精神上需要的東西。整條街道上,聲響最大的,要數劇院里的高音喇叭,紅火的劇院里時不時傳來陣陣韻律悠揚的唱腔?!墩∶臘浮貳督鶘程病貳鍛醣︻恕返惹厙徽圩酉?,生旦凈末丑,不斷演繹著人生的悲歡離合。戲臺前坐了黑壓壓一片觀眾,在板胡、鑼鼓等器樂的伴奏中,中老年戲迷各自坐在自帶的馬扎、小凳上,如癡如醉地聽著時而高亢、時而婉轉的唱腔,情緒也隨著劇情波動,喜時同歡,悲時同泣。秦腔在西北有一定基礎,本地人都喜歡看,每次過會都由政府出面,請秦腔劇團來助興。戲多是包場,由會上全包,一天兩場戲或者三場戲多少錢,事前一次說好,按天數算賬?;嶸轄釩撕?,可以售票,也可以公演,看地方鄉鎮政府的財力如何。財力好,就公演,財力不好,就售票。

  在會場上,我們一幫小孩子對秦腔戲并不感興趣,真正吸引我們的是馬戲、歌舞表演,還有錄像放映和小人書攤。馬戲團的場子里跑馬的、翻筋斗的表演如火如荼地進行著,精彩節目一個接著一個,喝彩聲不絕于耳,滑稽可愛的小丑會站在場子門口賣力地吆喝著,以便招攬更多的觀眾。小人書攤也是一個好去處,大人們有時給的買冰棍錢我們舍不得花,遇到便宜的小人書便會直接買下來;有時錢不夠,就花一兩分錢租下來看,也有時索性花上五分錢或者一毛錢,租上好幾本或成套的小人書,帶回家看?!毒涿擰貳端逄蒲菀濉?、四大名著等,我都是從過會時或租或買來的那些小人書里最先了解到的。

  天色漸漸暗下來的時候,劇場里看戲的人散場了,人們擁出劇場,肚子也開始咕咕叫了,香味四溢的吃食攤點熱鬧起來了,“臊子面饸饹面雜醬面、煎餅灌餅糖油餅、涼皮米線麻辣燙、烤雞烤鴨烤紅薯……”攤主們賣力地吆喝著,眼睛盯著眼前來往的行人,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漏掉了重要客人。吃過飯的人要么心滿意足地回家,要么早早地趕到劇場里占個好位置,等著看夜戲。

  現如今,一些鄉鎮仍然保留著這種古老而獨特的物資交流方式,并賦予了它“民俗文化節”等新的內涵。因為,它已經成為人們不可或缺的一種活動,是對鄉村故土的眷戀,更是守望在心底的濃濃鄉情。(劉志洲)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095946
{ganrao}